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京甘之露工作组

邮箱:njjiuyecujinhui@163.com

 
 
 

日志

 
 

【锄草维权】——1、南京知名国企乙肝歧视,南京甘之露工作组初次交涉  

2008-07-19 09:3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明:以下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欢迎链接。

08-07-17 

人物:战友 -- HN, 对方HR -- S总,南京就业促进会 -- 我

地点:人力资源主任办公室

S总出现了。我们首先表明了我们的来意,HN想留在公司工作,今天是来争取机会的。(我们带了一些资料)

1,传染性。日常生活接触、共同工作无传染危险。传染病要传染,三个要素: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

传染源的话,我们每天接触到钞票,碰到公交车把手,其实这些公共设施上都很可能携带大量的乙肝病毒,所以希望采用隔离方式,其实是没有用的,也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它的传播途径其实很特殊,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垂直传播,中国目前最权威的资料,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今年(08年)3月份发表的《病毒性肝炎知识问答》中明确表示, 握手、接吻、共餐、共同工作,共餐共宿舍,大量流行病学工作证明无传染危险。

易感人群,就更有限制性了。正常的成年人就算感染了乙肝病毒,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能够自愈。更何况我们现在已经有安全、有效的疫苗,不仅对婴儿、儿童,也鼓励所有的成人应该注射乙肝疫苗,三针即可达到针对乙肝病毒的有效保护。

这部分他听得比较多,说得比较少。

2,乙肝病毒携带者是否能胜任这个工作。我们表示,是不是能像正常人一样胜任工作,不是我说了算,当然也不能您说了算呀,这属于医学范畴。我们拿出《乙肝病毒感染者同样能够长期健康地工作——访IBM全球健康服务部中国区陈彤博士》举例。

对方又强调,他们的工作任务实际上不属于“正常范围”,出差特别多,长期在外,非常辛苦,不适合乙肝携带者,他们(携带者)需要保养得很好,不敢喝酒,要多睡觉,很容易发病,很麻烦的。

我们表示,首先对方在认识上,是存在误区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绝大多数终生不发病,而不是“很容易发病”。如果他们能注重自身保养,这是好事,因为不论是携带者还是非携带者,其实我们都大力提倡注重保养,重视健康,这更有利于个人以及企业的长远发展。而且他们所需的“保养”, 跟正常人所需一致,并不像对方所讲的那样夸张。

其次,来自企业的实例:“华为”、“中兴”,它们都于今年修改了自己的体检标准,不再拒绝乙肝病毒携带者。作为知名企业,他们对政策变动的敏感性是很强的,时刻与法律保持一致。尤其是“华为”,不管在业内还是普通老百姓心目中,它的工作压力之大,“地球人都知道”,但他们却不会怀疑乙肝病毒携带者能够胜任同样的工作,他们在入职体检中明确表示,与国家公务员体检标准保持一致,也就是不检查乙肝两对半。

对方起初不相信这种说法,认为华为这样做“不太可能”。后来他说,华为的压力大,表现在他们的研发部门,集中表现在心理焦虑上。这与R不一样,R的工程服务人员,消耗的是体力。

我们表示,每个人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性质都不尽相同,但总结为工作压力,它会给身体带来的影响都是一致的。而年轻人就业,有工作压力是非常正常的,这就是“正常的工作”,没有压力,不用劳动的工作,才应该属于“不正常”的范围。再说回来,能否胜任工作的问题属于医学范畴,不是我们想当然说了算。

此时对方仍表示:不会录用的。劝123把精力用在再找工作上。

这部分聊得比较多,前后反复争论工作能力问题

3,提及法律规定、新法律的实施(《就业促进法》等),他表示《就业促进法》是0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而他们与123签定协议是07年。

我们回复:本人的确不知道08年开始实施的法律对07年的协议是否有执行效力,我们不是法律专业人士,我会回去请教律师。但除去这个不谈,在08前之前就有数部法律法规若干条规定对传染病病原携带者的歧视是违法的。

另外,既然当时公司做出相关体检标准和录取规定时,不知道法律的这些规定,那么现在既然有了法律的明确规定,是不是会督促公司修改不合适的地方呢?在下次进行招聘时,就不再存在这样的限制了吧?

对方表示,法律方面的因素,他们会去考虑的,但制定公司的规定,他们有自己的要求。

我们很疑惑:那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就算公司的规定与法律相抵触,也没有关系,不用修改是吗

对方赶忙表示:当然不是。这个会重视的,会拿到高层会议上去讨论的。

我们追问:那到底是会修改成与法律规定相一致的呢,还是依然保持现在规定中与法律不相符的条文呢?

对方开始主动翻阅我们赠送的资料,表示要看看法律到底怎么说。

他忽然问及我的身份,我介绍自己:我是南京甘之露工作组的,我们南京甘之露工作组是今年上半年刚刚成立的一个NGO,主要针对企业歧视行为展开相关工作。

对方要求交换名片,并表示“我们这没有歧视!这可不是歧视!”

我老老实实地表达我的真实想法:“其实就我本人来讲,我很希望就像刚刚落幕的“北京乙肝歧视第一案”一样,也来个“南京第一”啊什么的,尤其是针对知名企业,也能顺便打响我们的名气,呵呵。但是我们这位朋友不希望这样,所以我才今天这么大热天跑这么远到这儿来。希望通过沟通能有好的结果。”

对方在翻资料。强调他们不会歧视。

我继续很真诚地聊天:全国各地都陆续发生“乙肝第一案”,南京还没有。总结来看,抛开这些案子对企业的影响不谈,就只针对人力资源部门的负责人(个人)来说,这其实是一件很吃亏的事情……(真的是无奈)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是各地案子得出的客观真实的经验。其实我特别同情在这些案子里人力资源的工作者们,他们一方面面对高层的决定,一方面面对底层的声音,要达到平衡,真的很辛苦……

对方翻阅材料……

离开办公室半个多小时后,123接到对方电话,表示有困难可以找他,希望此事可以不牵涉媒体。

关于解决结果,我们的目的很清楚:留下工作。对方的方案比较模糊,讲不出具体的方案。也因为之前他们并不重视,没有在这方面做具体、详细的计划。

 

最后,我特别想感谢这位战友,他很乐观,很坚强。在举目无亲的一个陌生城市,顶着烈日四处奔波,跟完全陌生的人们打交道,尝试了众多的“第一次”……但从头到尾我没听到他叹过一口气,任何时候他都没有用愁眉苦脸来面对我,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和信心。受到打击也不气馁,就算希望很渺茫,也会去积极争取。HN的表现,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